推荐资讯

对于央视的正在介绍的自己压根就不认识的国外的专业选手的镜头,

发布时间:2018-07-08 19:11 浏览:
 
    “你问一个咱们中国举办的赛事,为什么还要特意的邀请这群人来?”
 
    “没办法啊,咱们这项比赛,要在国际田联上评选达到金牌塞到的级别,就必须满足于最少有20名选手的成绩达到国际田联所标注的2:10:00的成绩。”
 
    “再或者有马拉松比赛世界排名前二十名的选手参加。”
 
    “这两条规定,现在已经变得缺一不可了。”
 
    “而咱们大赛的奖金,也是越来越丰厚,那些以奖金为生的职业选手,自然也愿意来参加咱们这种竞争压力没有伦敦,纽约那么大的比赛的啊。”
 
    “所以,大家记住,这一次我们的目标,是在保证中国籍男子项目的第一名的同时,力争拿到男子组比赛的前五名的成绩。”
 
    “如果还有余力,就努力的争夺一下前三。”
 
    “至于你,吴勇,你今年的年纪只有十七岁,按照规定,全程马拉松比赛的年纪不能低于20岁,所以,在半程马拉松比赛中,就全靠你一个人了。”
 
    “而我们的赛前策略大家都知道了吧?”
 
    “知道!”
 
    “好!那我就不过多的废话了,咱们下车做一下赛前的热身运动,早早的去组委会给我们安排的比较靠前的出发位置那,等着吧。”
 
    “好的主任!”
 
    哗啦啦,一行四个人,就在铁主任的领导下,走下了车。
 
    一边转动着手脚,一边缓缓的朝着专业组方队的方向走了过去。
 
    现在广场上的人,已经到达了整个马拉松比赛的最高峰的时期。
 
    虽然说这项比赛的规定是穿着大赛组委会所统一派发的运动服进行比赛吧。
 
    但是只是把它当成一个乐呵的市民们,是不愿意遵守的,而他们这些专业的运动员们则是嫌弃比赛服的不上档次,而拒绝穿着。
 
    这一下子,比赛的现场就真的变成了奇装异服的海洋。
 
    在这般松散的环境中,更多的人是把这次比赛,给当成了一场盛大的欢乐游行,在比赛的过程中,尽情的与新朋友享受生活与狂欢。
 
    所以,当顾峥人群中走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各种的奇装异服。
 
    什么穿成了火鸡一般浑身羽毛的怪人,什么赤裸着上半身,只把号码牌贴在胸前的自信勇士。
 
    还有几个老外同胞,推着一个双人的婴儿车,两个斗中间坐着的,是他只有周岁的双胞胎的宝宝。
 
    如果这些都是有些个性人的话,那此时在顾峥身边站着的小伙子,则是连见多识广的他,都忍不住侧目了起来。
 
    这位年纪看起来并不算大的小伙子,只是在胸前的两个豆儿上,贴上了一张十分矜持的参赛牌子,但是他在自己身上的其他部位,却是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贴遍了全身。
 
    他那瘦弱的跨部位置,还贴着一个大大的招牌:征婚。
 
    而这般吸引眼球的行为,并没有为他招惹到什么粉红色的桃花,反倒是让他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女性参赛选手的真空地带。
 
    被吸引过来的人也不是没有,这不,有两个翘着兰花指,隐隐约约的在球鞋里边还穿着长筒丝袜的腿毛男士,正朝着这个小伙子的方向,蹭了过去。
 
    看到这里,顾峥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和他的队友们,默默的对视了一眼,就在这个人的身后,绕了一个小圈,打死也不打算从他的面前穿过。
 
    待到顾峥几个人突破了层层的封锁线,来到了参赛队伍的最前端的时候,他们身边的人群的压力,瞬间就是一个骤减。
 
    这个区域内,全部都是从各个国家中选派出来的正式的参赛选手。
 
    一部分人是为了参加世界大赛而取得赛事规定的比赛次数的要求而来参赛,而另一部分,则是奔着大赛方所颁发的奖金而来。
 
    所以,这个区域内的氛围,一下子就画风突变了起来。
 
    让后来到这里的顾峥一行人,真正感受到了正规的赛场氛围,是怎么样的。
 
    不过还好,这些先到的选手们,在看到了熟悉的红黄颜色的队服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是举办方所派出来的本土选手。
 
    因为男子中长跑中的人种的差距,也让这些来自于非洲的兄弟国家们,一点也没有把顾峥他们几个给当成了事儿。
 
    他们几个国家内部的竞争就够激烈的了,其他人基本上就属于过来陪跑的。
 
    顾峥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观感,但是吴勇的心中就憋了好大的一肚子气。
 
    为了不在赛前影响国家之间的安定团结,作为队长的顾峥,毫不犹豫的将其踹向了半程马拉松的赛段选手的当中。
 
    去吧孩子,好好的发泄一下你胸中的郁气,让他们看看,谁才是最强的王者。
 
    这中二的让顾峥都感觉到了羞耻,却在组委会大喇叭的左右通知中知晓,八点钟准时开始的马拉松比赛,已经到了倒计时的阶段了。
 
 394 电视台又来了小尾巴
 
    “各就位砰!”
 
    发令枪的声音,只有前方的专业团队才听得清楚,他们这群在前方负责领跑的运动员,从一开始就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
 
    因为在前半段的赛程,尤其是起跑的这一段路程当中,因为业余选手的不专业性,很容易就给他们这些专业的选手带来困扰。
 
    比如说,原本40多英里的路程,专业运动员的体力分配都是规划好的。
 
    但是业余选手不管啊,他们就是图个乐呵。
 
    有那些天赋异禀的,一开始就拼命的跑,拼命地跑,呼啦啦的,就将专业的运动员给围在了其中。
 
    直接将节奏给带到珠穆朗玛峰去了,等到这群业余的选手,哎呀,老子累了,不管了,不跑了,哗啦啦再散开的时候。
 
    这位被夹在人群中的倒霉蛋,早已经被前面的那群聪明的从一开始就加速拉开距离的专业运动员们,给甩出了一条街的距离了。
 
    此时,你的体力也受到了影响,心态也变得浮躁,压根就没办法和一开始就团结在一起的其他人相比了,所以迎接这个倒霉蛋的,也只有失利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因为这个原因,中途退赛的专业选手简直是多的不胜枚数,好面子的他们,就会以身体不适等多种原因,提前离开这个看不到希望的赛场。
 
    碰到了这种情况,被夹击的运动员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所以,随着前面的黑人兄弟一起出发的顾峥,从一开始就死命的盯着埃塞俄比亚的方阵,调节着自己的节奏。
 
    对方的人长得真的是杆儿瘦,那芦柴棒的腿还贼长,就像是浅滩上的火鸡一般的,迈起步来,一会的功夫就会跑的无影无踪。
 
    这一个阶段的顾峥,是丝毫不敢放松,就怕一转眼的功夫,要是在前半段被甩的过猛,就算是自己的耐性再怎么的强,在后半段也不好追了。
 
    可是就在顾峥这般的发力的时候,偏偏有那不识相的人,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顾峥!看这里啊!我是小丛啊!”
 
    “啊啊啊,顾偶像,我专门跟台里的人申请的,过来体育台来做比赛的转播啊,顾峥加油啊!”
 
    哪里来的苍蝇……
 
    顾峥完美的保持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好习惯,朝着路旁边的小丛就做了一个摆手阻止的手势,头也不回的继续朝着前面跑去。
 
    但是顾峥的这个动作做得太快,直接就让丛记者给误会了。
 
    “太好了,老高,你看顾偶像说让咱们跟上,就等他的好消息了。”
 
    “那我们也不能怂,要知道我们的首都台的此次转播,可是要跟央视打擂台,抢收视率的。”
 
    “虽然对方是全国转播,但是在首都城的这一亩三分地的收视率的抢夺战中,我们绝对不能输。”
 
    “而让我们能取得最终的胜利的,一定就在顾峥的身上。”
 
    “那群央视的二傻子,现在正把镜头送给了前方的老黑和后方的热心参与的市民了。”
 
    “而此时就是我们的好机会,我们要用奇兵取胜,而这个奇字就要体现在顾峥的身上了。”
 
    作为一个摄像,自然是现场记者定下采访的方针,老高没意见,他们这个小组就不管不顾的,开始尾随起了顾峥一个人。
 
    “观众朋友们,现在是北京时间8:15分,大家可以看到,我所在的地点正是此次为您转播的首都国际马拉松比赛的必经之路,从天安门广场往西的长安街的沿线。”
 
    “在这条首都市民都十分熟悉的沿线之上,此次比赛的选手,都已经动了起来。”
 
    “而我就是此次比赛的特邀记者,小丛,将带领大家领略一场不同以往的马拉松比赛。”
 
    “请大家跟随者我的镜头往前方看去,没错,那就是此次比赛中的,中国专业参赛运动员的方阵。”
 
    “在其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年轻的面孔是不是有些熟悉?”
 
    “对了,作为首都六套体育台的忠实观众们,一定会有印象。”
 
    “因为这就是我们上次转播的,社区马拉松大赛的冠亚季军的组合。”
 
    “大家是不是觉得缘分这种东西是如此的奇妙?那么就让我们期待这三位同样是来自于首都市的长跑选手们,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吧。”
 
    这个时间点,虽然不是平日中的工作日,但是放假在家的人,除了那种习惯早起的老年人,是没有人会起那么早就为了收看一场无聊的马拉松比赛的。
 
    但是就是这群老人,也可以自由的选择,同时转播这个比赛的两个台的。
 
    相对于央视的正在介绍的自己压根就不认识的国外的专业选手的镜头,他们宁肯多看两眼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小伙子。
 
    所以,多数人,就将手中的遥控器停留在了首都体育频道,剩下的时间中,就该浇花的浇花,该喂鱼的喂鱼去了。
 
    可是正是如此,他们就错过一场十分精彩的半程马拉松的结尾。
 
    此时的吴勇,已经跑到了男子第一方阵的最前端,他也不顾什么保持体力了,反正他就跑一半的距离,遮眼瞅着重点线就要到了,哪里还讲究什么战略战术了。
 
    剩下的就一个字,冲啊。
 
    于是,在一群黑皮肤的领军人当中,就出现了一个一脸稚嫩的少年。
 
    他是龇
    在带领着对方足足的跑了一个八百米的赛程之后,吴勇才一头的扎向了组委会所准备的,半程马拉松比赛的终点线。
 
    而冲过终点线的他,则是朝着跑过了他身边的三位队友,露出了志得意满的微笑。
 
    半程马拉松比赛中的男子组第一名,这个年轻的小将,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
 
    而他就这样呲着牙的站在道路两边,等着他身后的那些其他国家的选手们,用便秘的表情看着他此时的耀武扬威,吴勇还不忘记朝着这群人,用扬起来的下巴屡次的挑衅。
 
相关阅读